今天距離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僅剩
东乡钉匠
發布時間:2017-10-09     來源:东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站      瀏覽次數:18810

◇鐘翔

聽到“釘鍋釘碗吆,釘鍋釘碗吆”的喊聲,就知道外地的釘匠來了。人們找出破了的家什,先后跑出門,到處觀望。在麥場邊,或鄉村公路上,有位異地口音的釘匠,放下兩只木箱,搖著手鼓,招攬生意。

母親聽到后,拿著破瓷杯或瓷碗,舊布里包著,到釘匠跟前,嘰里呱啦地說著話,別人聽不懂,不知在說什么。母親是東鄉族,釘匠是從東鄉縣來的,屬于同一個地方,自然就用方言交流。

在許多工匠中,讓我念念不忘的、印象深刻的就是釘匠了。他們收了莊稼,安頓好家中事務,扛一條扁擔,挑兩只木箱,一箱裝工具,一箱是帶爐的風箱,翻山越嶺,走鄉串戶,外出找活,賺些小錢。曾經去過的村子,混得很熟了,有活沒活,能干多久,掙多少錢,心里早有數。

釘匠選一塊空地,放下兩只木箱,拿出小凳子,坐在樹蔭下,慢慢取出鐵錘、鐵砧、金剛鉆、銅絲、弓弦、磨刀、彎鉗等東西,一一擺在地上。人們已圍了一圈,爭著遞去破損的家什,問多少價錢,想快點釘好。

破裂的鐵鍋鐵瓢,鋁壺銅碟之類,需要進行焊補,才能結實耐用。在風箱火爐上,點燃木炭,隨風箱拉桿推進抽出,抽出推進,啪嗒啪嗒響著,炭火燃燒起來。將焊刀在火中燒紅后,用鐵鉗夾住,置于裂縫部位,燒熔焊錫,流進縫隙,焊接起來。

瓷器脆硬易碎,裂為兩半或三五半,要釘補完整,做到滴水不漏,繼續使用,是很不容易的。那時大家普遍困難,瓷碗瓷茶杯瓷罐等器具是湊錢買來的,視為珍寶,小心用著。若不慎破裂,也不舍得丟掉,小心保存著,等匠人釘補。釘匠的技術一定要高超,不然找不到活。

釘匠做活時,雙膝并攏,鋪一層護巾,如工作的案幾。接過瓷器,檢查出現的裂紋裂痕、破損的程度,確定釘眼位置。查看過后,刮凈上面的污垢,用布帶扎緊,使其恢復原狀,夾于兩膝之間。然后拿起金剛鉆,左右拉動弓弦,在裂縫邊打眼。過幾分鐘,鉆頭上蘸點清油,為其降溫。

拉動弓弦的樣子,似在演奏二胡樂曲,吸引了許多人前來圍觀。釘匠拉著弓弦,擺擺頭,搖搖身子,故意做出幽默滑稽的動作,惹得人們一次次發笑。打好孔眼后,用彎鉗夾住銅絲,用小錘敲擊,制成小銅釘,釘入對應釘眼,使其嚴絲合縫。最后抹上細土,打磨拋光,銅釘閃閃發光,煞是好看。

焊好器具后,里面盛滿清水,靜靜置于一邊,看是否滴漏。器具釘補的好壞,是否美觀,都為次要,關鍵是不能漏水,可繼續使用。常用的鐵鍋、銅壺、瓷碗、火壺等,破了不會丟棄,收拾起來,等著釘補。這跟農民穿衣服一樣,新一年,舊一年,縫縫補補又一年,想一直用下去。

老人們愛戴眼鏡,鏡片是石頭的,很名貴,價位上千元幾千元不等。有時不慎破裂,包在棉巾里,去就近集市,找釘匠釘補。鏡片的釘補技術,比鐵器銅器瓷器高多了。技藝不精、較為粗心的,怕釘補不好,或摔壞了要賠償,一般不敢輕易接活。

除了常見的釘匠,村里還來不少鐵匠、銀匠、石匠、氈匠、皮匠、染匠等,做鐵鏟,制銀簪,刻磨扇,織褐子,染布料,縫皮衣,樣樣都會,人人羨慕。他們心靈手巧,技術嫻熟,對破裂的件件器物,變著魔法似的,轉眼釘補好了,恢復原狀,得到大家的一致稱贊。

我小時候去舅舅家,常聽到人們說這“池”那“池”的,我不懂東鄉語,不明白其中的意思,覺得挺神秘的。問過母親才知道,是說東鄉族工匠,誰名氣大,誰做工精,誰得到人們的好評多。

長大后去東鄉縣,發現不少地名,以當地工匠名稱命名。如托木池,意為鐵匠;阿拉蘇池,意為皮匠,今屬坪莊鄉;坎遲池,意為麻匠;免古池,意為銀匠,今屬免古池鄉;阿婁池,意為背兜匠;伊哈池,意為碗匠;毛毛,意為毛毛匠,今屬鎖南鎮。

據資料考證,成吉思汗西征時,許多被俘的撒尓塔工匠,隨軍來到中國,大多居于河州東鄉。這撒尓塔一詞,在中世紀中亞廣泛使用,后演化為東鄉族稱謂。現在的東鄉族工匠,或以工匠命名的地方,跟東鄉族的歷史淵源、聰明才智、傳統文化,都有密切的關系。

時光悄悄流逝,年老的釘匠不斷故去,新釘匠不適應社會發展,賺不到錢財,很多人放棄這一行當,外出打工。加之生活水平提高,人們不再釘補破裂的器具,釘匠也沒了用武之地,只得另謀生路。

回想起來,釘匠小錘的敲打,風箱的啪嗒之聲,弓弦的悠然拉動,精湛的技藝展示,時或出現在眼前,給人以智慧的啟迪,傳統文明的滋養。

版權所有:東鄉族自治縣人民政府    承辦單位:東鄉族自治縣人民政府辦公室
地址:東鄉族自治縣鎖南鎮東西大街78號  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甘公網安備 62292602000102號    隴ICP備05000972號    網站標識碼:6229260002
站點地圖    
福彩3d选号新方法